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科技創新網 > 文章中心 > 醫藥健康頻道 > 文章正文

在西非疫區,他們默默付出著

  

11月10日凌晨,首支中國公共衛生師資培訓隊抵達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距今已有10天時間。在這10天里,培訓隊隊員們從無到有,建立了一套針對社區人員的公共衛生培訓模式,他們的工作成果,在前幾天的《健康報》報道里均有體現。

但是,在這些工作成果背后默默付出的培訓隊11名成員,卻一直沒有機會與大家見面。培訓隊匯集了來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寄生蟲病所、性艾中心、健康教育中心以及臨床感染醫學等各方面的專家。他們不遠萬里來到西非疫區,工作和生活狀況究竟是怎樣的?不僅他們的親人、同事和朋友惦記,廣大讀者也會感興趣。為此,記者選取了幾個關鍵詞,帶大家走進他們在非洲的抗疫生活。

關鍵詞1

搬物資

11月10日,經過近40個小時輾轉飛行,培訓隊員們終于抵達弗里敦。

沒想到,抵達弗里敦機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隊員們自行搬運物資。由隊員們攜帶的培訓物資加起來大概有100多個箱子,堆起來差不多有11立方米,2噸重。因為當地工人不能隨意進出機場,因此這堆物資全部都由隊員們用手推車一點一點拉到機場外的卡車上。

由于駐地空間緊張,培訓物資運到后,只能分別放到隊員的房間里。隊員呂山來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寄生蟲病所,他的屋子本來空間就不大,卻塞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走路都有些費勁。而且,由于培訓課程為每一位學員都準備了一個宣傳包,里面有宣傳冊、防護口罩、手套,而這些物資分裝在不同房間的箱子里,要湊齊一套可不容易。因此,呂山必須和其他隊員一起拿著物資單,在不同的房間里穿梭,螞蟻啃骨頭一般將各種需要的物資湊在一起,再分裝到每一個宣傳包。每天培訓課程開始前,他們都要忙到凌晨。

關鍵詞2

改教材

安頓下來的第二天,培訓隊隊員們就開始忙碌起來。研討日程、修訂教材,修改PPT,小組會經常一開就是半天。

隊員解瑞謙來自中國健康教育中心,是資深的培訓專家。他說,培訓班用的教材分為兩類,一類是給當地培訓師使用的,一類是給社區學員使用。隊員們需要根據塞國的基本情況,重新研討、分析、評估在國內完成的師資用的培訓材料。同時,考慮到當地基層社區管理和社區人員文化知識水平有限,還需要盡可能用淺簡、易懂的詞句修訂教材。

講課用的PPT,則是隊員們討論的重點。幾百張幻燈片,每一張都要經過培訓隊專家反復討論,從培訓的框架、核心內容、圖表、用詞,以及各框架之間的銜接均進行了仔細推敲。

其中,曹淳力的PPT引起了一點爭議。他是中國疾控中心研究血吸蟲病的專家,常年跑基層,擁有豐富的培訓基層群眾的經驗,因此大家推舉他來做中國經驗部分的PPT,向塞拉利昂民眾介紹中國抗擊SARS、H7N9、血吸蟲病等傳染病及愛國衛生運動中所取得的成功經驗和案例。

老曹在PPT里,使用了一些血吸蟲病的特寫畫面,有隊員擔心,會不會太嚇人了。但曹淳力還是堅持自己的做法。“這叫恐懼教學,在基層效果很好。”事后證明,中國經驗部分受到塞拉利昂學員們的歡迎和肯定。

關鍵詞3

商量

塞拉利昂人有一個優點,就是什么事都能商量,但這也同時是個缺點,就是什么事都要慢慢談。

培訓隊隊長梁曉峰是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他對此深有體會。在專家們仔細修訂教材的時候,他和塞拉利昂衛生部則在進行反復的溝通協商,以確定公共衛生培訓工作的總體方案和協調員、師資、學員等經費補助標準。這是個難熬的過程。“那幾天一直上火。隊伍都等著吶,著急啊。”梁曉峰說。經過2天的艱苦談判,雙方終于就培訓細節達成了一致意見。

但還有許多前期工作要做。為了保證培訓質量和降低防控感染風險,培訓場地也有許多限制條件,在基礎設施較差的塞拉利昂,要找到合適的地點并不容易。幸好,最開始的兩周,塞拉利昂衛生部聯系了國家圖書館供培訓使用,但之后的時間,就需要培訓隊自己想辦法了。

王曉春是中國疾控中心性艾中心丙肝性病防治室主任,也是本次培訓方案的主要設計者之一。他開著車,滿城轉悠尋找培訓用的教室。看遍了社區小學、護理學校等等候選地點,都不太滿意。正在發愁的時候,當地人又推薦了一家因為疫情已經停業的旅館。他去看了之后回來贊不絕口:地方大、安靜、通風采光都不錯。唯一缺點就是價錢太貴,5間教室要價一天400美元。王曉春只能苦口婆心地給店主講道理,“我們是來培訓人員對抗埃博拉的,要是培訓好了,消滅了疫情,游客回來了,旅館不就能重新有生意了?”對方想想,也是這么個理兒,最終價錢砍下了一多半。

關鍵詞4

司機

培訓隊在弗里敦租了3輛車供工作使用。在當地,新車是稀罕物,租來的更是通常不知道轉了幾道手的舊車,因此需要防止可能出現各種狀況。如油路連不上、剎車踩的費勁、行車電腦系統混亂等。

來自中國疾控中心性艾中心的張大鵬和其他幾位車技好的隊員輪流負責隊里的日常通勤。他在培訓隊身兼數職,既是培訓課上被學員稱贊的老師,又要負責編制培訓項目的預算,同時也是兼職司機。

對于不太好的車況,張大鵬倒是很淡定,穩穩地開著“老爺車”在弗里敦穿行。但他也有不淡定的時候,一次車出現故障,莫名響起的“嘀、嘀”的報警聲怎么也關不掉。在駕駛室里連續聽了4個小時的噪聲之后,最終逼得他不得不開著車去了修理廠。修修補補后,第二天他照樣開著這輛車在疫區奔波。

關鍵詞5

吃飯

到了塞拉利昂才發現,當地人的生活習慣與中國不同,他們一般一天只吃兩頓飯,上午10點半和下午1點半。入鄉隨俗,培訓隊的隊員們也相應地調整了作息時間,把午飯時間推遲到下午1點半。

隊員們培訓所在的國家圖書館距離駐地有40多分鐘的車程,而課程中午的休息時間只有半個小時,沒辦法往返吃飯,只能每到餐點就派人回去取飯,隊員們就擠在一張小桌旁,捧著飯盒,或坐或站,匆匆吃完,就急著準備下午的課程。有時候送飯時間稍微晚了些,下午的課已經開始,上課的培訓隊員都會堅持上完課,才下來吃上幾口已經變涼的午飯。

關鍵詞6

醫生

培訓隊有兩位醫生,來自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盧洪洲和來自北京地壇醫院的蔣榮猛。他們既擁有臨床經驗,又富有疾病預防控制的經驗。

這不是盧洪洲第一次出國執行應急任務。2009年4月,墨西哥發生了甲型H1N1流感疫情,中國政府派包機去墨西哥接回滯留的中國旅客,盧洪洲受命隨包機對乘客進行全程醫學監護。這次,盧洪洲則把自己的經驗帶到了塞拉利昂的培訓班上,特別注重對當地培訓師素質的提升。

在出發之前,蔣榮猛業余時間管理的“也云論壇”就一直在追蹤埃博拉的動態。到了疫區之后,他也沒有忘記關注醫學界對于埃博拉的研究。在培訓課堂上,他是個和學員積極互動的老師,在培訓隊的交流群里,他則會及時共享最新的防治進展,為這個,他經常忙碌到深夜。

關鍵詞7

詩人

培訓隊的駐地面對浩瀚的大西洋,海天一色的壯麗景觀,讓隊員們在緊張的工作之余,能稍微放松一下,有時候甚至能讓人詩興大發。

李建東是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實驗室專家,他負責整個培訓課程教材和PPT的整合。不管專家會議討論到多晚,他總是一絲不茍地綜合大家意見,直到把課程教材修訂到滿意為止。老李時不時寫幾句詩,但他不愿讓太多人知道。通常他會在隊里另一位“詩人”申濤的作品下回復一首。

來自中國疾控中心的申濤同樣也是身兼數職,既負責講課,也負責物資調配,同時也是管賬的會計。成天忙得團團轉,但閑下來,還是喜歡寫幾句藏頭詩。離家時間長了,他還是有些想家了,他寫道,“只愿早日勝疫魔,家團月圓盡舒情。”這應該是培訓隊隊員們共同的心愿吧。(本版未署名圖片均為首席記者曹政攝)(來源:健康報2014年11月21日 8版)

文章錄入:zgkjcx    責任編輯:zgkjc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關于我們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廣告說明 | 合作項目

    主辦單位名稱:科技創新網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1925號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E-Mail:[email protected]
    体彩排列五五百期历史开奖结果